命令刘桂五、孙铭小子艳史九陪护蒋介石入城

西安事变临机受命

日军由水川伊夫、冈部直三郎指挥,总兵力约三万人,另有伪蒙军、伪绥西联军各三个师。日军曾一度占领五原、临河、三盛公、陕坝等地。傅作义指挥部队反复争夺,收复失地,经过包头战役、五原战役、绥西战役,整个“绥西会战”歼灭日伪军一万三千余人,以及数万伪蒙军,但日军为了掩饰其惨败真相,谎称仅有一千余人伤亡。激烈的战斗主要在黄河南岸、乌拉山前坡、河套后套、库布其地区一带。

白凤翔是东北军的一员骁将,经常出入奉天张家的大帅府,深得张学良的信任。1936年12月8日,张学良、杨虎城将军请求蒋介石放弃“剿共”一致抗日的努力失败后,为了民族大义,决定发动“兵谏”。张学良密电驻守在今宁夏固原市的白凤翔来西安,白凤翔遵命与随从副官常国宾、王国才、连长寇宝珠、副官孙德泰、宋连甲等亲信一同前往。到西安后,张学良带他去临潼华清池,以去热河一带打游击为名向蒋介石辞行,特意让他察看了蒋介石的住所地形。

白凤翔当即表示:“只要副司令下命令,我白凤翔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张学良听后面色释然地说,这次行动由你总指挥,刘桂五团长、孙铭九营长与华清池王玉瓒卫队里应外合配合捉蒋(王玉瓒是东北卫队营第一营营长)。他离开张公馆时,张学良又命令副官给他和随从人员十二支手枪。就这样,白凤翔担负起了临潼捉蒋的重任。

白凤翔回到玄风桥家中,命令副官、卫兵不得离开,马上检查枪械,一切安排就绪,白凤翔叫伙夫炒了几盘好菜,请全家人一块喝酒,席间白凤翔对家里人说:“今晚我要外出执行一项重要任务,万一回不来,你们都不要太难过,记着,我干的这是正道的事儿。”

3月21日傍晚,化了妆的水川伊夫由五原骑着骆驼向安北逃窜,最后逃到了乌梁素海西岸的义坑朴隆。按照傅作义、董其武将军的命令,白凤翔指挥部队利用芦苇荡的地形优势,发起猛烈冲锋,一举歼灭了残敌,击毙了日酋水川伊夫中将和步兵联队长大桥大佐、警务指导官内久保作、特务官员池田滨崎等三百多人。这一仗让白凤翔喜出望外的是击毙了日本皇族水川中将,在东京引起很大震荡,这是继八路军在涞源击毙所谓“名将之花”的日酋阿部规秀后,又一个被击毙的日军中将。白凤翔为犒赏部队勇士,烤全羊,喝烈酒,部队士气大振,白凤翔将从水川伊夫身上搜到的图章及战刀赠送给傅作义将军和董其武将军。因为这次大捷(整个绥西战役的一部分),蒋介石还特致电傅作义将军,对白凤翔建立的战功予以褒奖,延安《新华日报》、上海《申报》当时很快作了报道,狠狠打击了日寇的气焰。

12月11日晚6时许,张学良通知白凤翔马上来见他,到了张公馆,少帅背着手,低着头,面色沉重,心有所思,来回踱步,过了好一会儿,张学良低声说:“我想了好久,决定派你干一件天大的事,把委员长扣起来,逼他抗日。现在,我命令你到临潼‘请’蒋委员长进城,共商抗日大计!记住,不要伤着委员长!”

“西安事变”中这位捉蒋总指挥是如何捉到蒋介石的?

此时天已放亮,他打电话向张学良报告:“蒋介石还没捉到!”张学良指示白凤翔:“一定要找到,9点钟以前找不到委员长,你提头来见我。”白凤翔深知这句话的分量,一旦让蒋介石跑了,甭说他的头,就连张学良的头也保不住。白凤翔正在审问蒋介石侍从室主任钱大钧时,一名士兵前来报告,在华清池外发现蒋介石的一只鞋,白凤翔马上命令刘桂五、孙铭九、王玉瓒率兵搜山,很快找到了躲在卧牛石旁夹缝中的蒋介石,白凤翔立即命人打电话向张学良报告,张学良命令马上把蒋介石送到西安,白凤翔把自己的狐皮大衣脱下来披在只穿了一件薄睡衣的蒋介石身上,命令刘桂五、孙铭九陪护蒋介石入城。

捉蒋任务完成后,张学良将军授予白凤翔东北军十字勋章,并提拔白凤翔接替骑兵军军长,后因张学良被蒋介石扣留在南京而受阻。“西安事变”后,国民党削去了白凤翔的官职,给他挂了个养闲的高参文职。这期间,他把老母亲从天津接到北平家里,每天给老人家尽孝。

经过多次残酷的战斗,抗日先遣军兵力也由原来近三万人,只剩下不足五千人。1942年2月,遭到惨败的日军恼羞成怒,动用了飞机、大炮、毒气弹,没有制空权的中国军队处于被动。固阳一役,让抗日先遣军陷入绝境。在达茂旗南部与固阳县的交界处合教村战斗中,白凤翔不幸中弹,后在疗伤时被日特毒杀,为祖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