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约300多ava哈克米草地

王中远196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东语系,学的是蒙语专业。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三年后他被派往一个偏远的国家大使馆工作,在外交生涯中,碰到了震撼中国大地的“9·13”事件,并成了这一事件的重要见证人。本文由王中远回忆其埋葬林彪父子的经过。

王中远回忆录:我亲手掩埋了林彪父子 在蒙古当地土葬

 2011年9月13日,是林彪坠机温都尔汗40周年的日子。这一天,林彪女婿、林立衡(林豆豆)丈夫张清林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大儿子黄春光、吴新潮、李冰天、邱路光前往蒙古林彪专机坠落处祭拜。黄春光、张清林、吴新潮、李冰天、邱路光(从左至右)在现场

 2011年9月13日,是林彪坠机温都尔汗40周年的日子。这一天,林彪女婿、林立衡(林豆豆)丈夫张清林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大儿子黄春光、吴新潮、李冰天、邱路光前往蒙古林彪专机坠落处祭拜。黄春光、张清林、吴新潮、李冰天、邱路光(从左至右)在现场

有人问我为什么没有把尸体都运回来。当时国内没有明确,要是运回来确实也很麻烦,我们不知道飞机里是些什么人物。国内也曾要求过火化回收骨灰带回,但蒙方没有火葬,只好就地掩埋。起先我们一个尸体一个尸体检查,其中有一个人仰面躺着,衣服都烧光了,我看着他底下还有没烧完的衣服,就扯了扯,扯出一个语录本,内有一些军人照片的底片和空军大院出入证,编号0002,没有贴照片,上面写着林立果,男,24岁,干部。

使馆是在9月14日下午6点才收到国内的指示电报,指示许大使带随员亲自到现场处理。但失事飞机上所乘何人,飞机性质只字未提。由许大使亲自带队,有孙一先同志、沈庆沂和我一行四人前去现场。关于失事飞机的事的处理,每一件都要请示国内,国内曾来电要求把尸体就地火化,蒙方提出,蒙古没有火葬的习惯,而且那个地方也没有条件火葬,建议按蒙古习惯土葬。

后事 在蒙土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