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基金经理于201因为爱情有晴天片尾曲7年7月加入公司任职研究员

或影响销售

“一是表明监管态度,后续也会有很多措施跟进;二是如果监管想要检查,相关约束及处罚的手段也很多,比如检查下单的IP等。”上述北京公募副总也提出了不同看法。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9年7月23日,正式运作的公募基金数量5587只,在任基金经理数量2022人,人均管理基金数量2.76只。

“这里面有指数基金、量化基金等非主动操作管理基金批量管理的情况,有混合基金股、债等不同资产分别配置基金经理管理的情况,也有挂名管理情况。”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表示。

“挂名的事情一向不受鼓励,但这种现象却一直存在。”北京某老牌公募副总经理告诉第一财经。

“基金经理对自己是声誉肯定很看重,既然挂了名肯定会为此负责。不管是参与管理、还是只是挂名,都要为最终的业绩负责。”北京某公募基金副总表示,所以这也就导致不少基金经理对于只是挂名的产品充满担忧。

“对此我们是坚决支持、热烈欢迎的。”某老牌公募基金督察长称。

“原则上是谁操作挂谁的名字,可能出于营销目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基金经理是投资经理任职中最复杂、最严格的一类,变动起来很困难,所以就出现了挂名的情况。另外一种情况是,现在是一个团队管理一类组合,那就有挂名的出现。”上海一位资深股票公募基金经理也表示。

比如某规模靠前的基金公司7月20日公告旗下某产品的基金经理变更,新任基金经理于2017年7月加入公司任职研究员,之前没有基金的管理经验。也就是说,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用时只有2年。

不少受访业内人士表示,监管层此举出发点很好,但后续也要看如何执行。另有消息显示,目前对于双基金经理情况,监管也要求予以承诺不能存在“挂名”情形。

“现在一是产品发得很快,二是市场变化灵活,再加上公司变化和人员流动,所以挂名的出现也有其现实的需求。监管限制以后,我觉得这种现象会减少很多,但要杜绝可能不太容易。”业内人士也向第一财经分析称。

基金经理的“供不应求”,从年轻基金经理的管理情况也可见一二。

Wind统计显示,目前任职年限在1年及以下的基金经理有364人,约300名基金经理的任职时间更是不满300天。这些年轻的基金经理中,亦不乏管理产品数量在3只、4只的情况。

进一步来看,有13个基金经理名下管理的基金数量在20只以上,管理数量最多是某基金公司债券基金经理,其管理的债券与混合基金数量高达26只。

虽然基金经理“挂名”是明确的违规行为,但在基金业内这一现象却一直存在。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总体来看,基金经理管理多只基金的情况较为普遍,管理3只及以上基金的基金经理占比高达7成,管理5只及以上基金的基金经理占比近5成,管理10只以上基金经理数量也高达335人。

同期,在任的2022位基金经理中,只管理1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有310人,占比15.33%,管理2只的有287人,占比14.19%,管理3只的有232人,占比11.47%,管理4只的有218人,占比10.78%,管理5只及其以上的基金经理各自占比均不足10%,合并统计管理基金数量在10只以上的基金经理有335人,合计占比16.57%。

日前,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公募基金公司陆续收到证监会的最新产品申报要求,要求拟任基金经理与督察长承诺产品不存在“挂名”行为,已经进入申报环节的产品则需补充这一材料。有消息显示,对于双基金经理的情况,监管也要求予以签名承诺。

“现在市场行情不好,本来就不好卖,明星基金经理挂名或多或少会带动销售。不过也有像我们这种明星基金经理效应不强、渠道也一般的基金公司,其实影响也还好。”某公募基金销售与记者私下交流时说。

基金经理拍手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