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苍白的文兖矿集团王信去哪了字公告是不够的

7月以来,浑水与安踏体育之间数次“交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了连续报道。在第一份沽空报告中,浑水认为,在大约46个一级分销商中,安踏秘密控制了超过40个,秘密控制的分销商销售合计占安踏品牌销售额约70%。而这些分销商大多自称是安踏的子公司。

在第二份沽空报告中,浑水将矛头指向了公司大股东,认为安踏贱卖资产。报告称,2008年,安踏体育以1.874亿元的价格出售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锋线),其中1.814亿元被用于支付安踏对上海锋线的应收账款,即实际成交价格为600万元。安踏体育对该指控同样表示强烈否认。

对此,安踏体育澄清表示,部分分销商自称是安踏子公司并不具备法律意义,而是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仅表明其为安踏品牌一份子的事实。

沽空报告五连发VS安踏股价十连涨 浑水手段失效了?

此外,多家券商机构对安踏体育给出“买入”评级,大和证券7月23日发表研究报告称,相信安踏仍是在行业不明朗下最受惠的公司,维持予其目标价63.6元及“买入”评级。同时,其他大行对股份给予正面评级,高盛上调目标价1.8%至67.2元,评级维持“买入”;而摩通则由66元升至70.8元,评级维持“增持”。

浑水等国外做空机构的“硬手段”在业内有目共睹,而中概股则是他们的重点狙击对象,中概股的“做空史”上不乏惨烈的案例:2011年11月,浑水沽空彼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分众传媒,致使其股价暴跌40%,随后,浑水接连发出四篇沽空报告。最终,2013年5月,分众传媒完成私有化退市;而在今年的6月23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质疑波司登财务造假、虚假交易等问题,次日上午,公司股价一度下挫逾20%,创下了一小时蒸发60亿元的跌盘记录。

股价“十连升”的安踏体育连日来却遭到沽空报告的“五连发”。7月7日至7月21日,知名沽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在其官网上接连发布五份针对安踏体育的沽空报告,报告集中指控安踏体育存在通过“秘密控制”分销商操纵财报、大股东利益输送、子品牌斐乐销售数据存在欺诈等问题。

不过,面对指控,安踏体育方面均发布澄清公告,称“董事会强烈否认沽空报告中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且具误导性”。

目前来看,在安踏体育“十连升”的股价表现面前,浑水的五份沽空报告似乎威力一般。尽管其在第四份沽空报告中列举了自己的“战绩”:在浑水做空过的所有公司中,无一例外都会否认所有的指控。此外,浑水已经做空了14家中国公司,其中6家公司退市,1家公司停牌5年,2家被管理层溢价收购,2家公司股价下跌超90%。

7月24日,安踏体育(02020,HK)盘中一度达到60.5港元/股,创下历史新高,截至收盘,安踏体育报价60.45港元/股,涨幅为3.33%。至此,安踏体育股价已连续十个交易日上涨。